您现在的位置:若雨中文网 > 火影之培养系统 > 火影之培养系统txt全集下载 > 正文 无懈可击的鲸落

正文 无懈可击的鲸落

    被一个少年反将一車(军),确实有够尴尬的。

    不过,二十多年的忍者生涯里,早就练就出来的面部表情控制,成功帮周助,将尴尬之下所出现的惊愕与恼怒表情,给重新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故作高人姿态,语气颇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强势,周助一点脚纵身从树冠上飘落道:

    “双向选择吗?退出吗?对于别人或还可以这么说,对于你月光浪心……貌似就不是这样了呢!”

    月光浪心听到周助的话,内心已有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而恰在此时,因周助刚才脚那么一点,仿似触动了什么机关一样。让正株古树的树叶,开始随着不知名的频率震颤之下,分分飘落,仿似下起了落叶之雪一般。

    而又好巧不巧的,隐藏在诸多树叶其中的一张醒目的小纸条,随着微风一送,飘舞到了月光浪心的眼前。

    没有伸手去接,一切太过巧合了。“难道,听到自己想要退出的话后。这个上忍导师就这么无耻的,在还没有启动对抗式考核之前,就将情报纸条白送给我了吗?”月光浪心内心之中,立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为何不去接呢?周助作的这么明显,他月光浪心又不是傻子,接了还怎么退出考核?

    此前,周助对情报泄露的威胁之语,对月光浪心来说,可是言犹在耳啊!

    拒绝退出,顶天回忍校再熬一年。接了这情报,看了上面的信息后,可就要有,被这个强势的上忍,给扭送到木叶监狱的可能了!

    所以,月光浪心没有傻傻的去接,但他依旧没能忍住,去看了那小纸条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独自逃跑吧~这是你最后的机会!”

    看清了那上面的字,月光浪心瞬间就意识到不对劲了。结合周助刚才的那些话,月光浪心下意识的就将手,扶在了腰间的忍刀之上,出鞘半寸。

    但他终究,却因畏惧周助上忍导师的实力与身份,而选则了再忍一忍。

    人若无牵挂,那便一点就炸。

    但人若有牵挂,你想诈他一下,诓他一下,是绝技不可能有机会的。因为……他自己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。

    承担着牵挂之人的性命之下,宁可以身赴险,这些人也绝对不会让牵挂之人受到牵连的。

    将月光浪心的种种行为与反应,尽收眼底。周助笑了,笑的猖狂又恣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~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不愧有着宇智波狂笑鬼才血脉,周助笑的狰狞,笑的阴邪,笑的是如此的黑暗。

    对于月光浪心来说,他当真是第一次,看到如此反派化的猖狂大笑。比之自己这个,心里埋藏着弑杀火影的决心的人来说,周助这种人,很可能比他邪恶百倍、千倍、乃至万倍!

    “你在笑什么?”月光浪心左脚后退,已经摆出了御敌姿态,却依旧不想率先暴露的问道。

    周助血红的双眼中,此时已经笑出了泪花的嘲讽道,“我在笑你啊!”

    “笑你的天真、笑你的犹豫、笑你的坚持、笑你那用生命试探深渊的守护!”

    “情报所述你已经看到了吧,如此还不肯擅自做出选择吗?当年的我,若是有着这样的机会的话……哪怕是背上更加卑劣的骂名,也会牢牢握住这样的机会呢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这样的话,别人的死就与我没有关系了!我也不用亲眼看着,别人死在我的面前,我却只能悲哀的感觉到,自己越来越渺小!”

    笑着笑着,周助的面庞越发狰狞起来。他脸上此时的泪水,越流越急,已经不知道是因为笑的过度,才喜极而泣,还是他真的在哭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月光浪心,已经明显感觉到了情况的不妙,不但没有拔刀抗争,反而故作什么都不懂的说道:“你在说什么?周助上忍,我完全听不懂呢!我没有看到什么情报,我只是想要退出你的考核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看着直到此时,还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月光浪心,周助佩服他的忍耐力,佩服他的坚持,更佩服他的明智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这样的人,真的好懦弱啊!难道舔狗舔到最后,不但要一无所有,就连自己的生命,都已经完全可以不顾了吗?

    反抗呢?勇气呢?压力真的有这么大吗?一旦关系到神谷真夜,月光浪心连一点自主能力都已经没有了吗?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月光浪心,哪怕他头顶着刀术天才的名号,都不再让周助再另眼相看了。

    周助竖起指头,指着月光浪心的鼻子,不再模棱两可的直说道,“好一个自欺欺人!一旦涉及到神谷真夜,你就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了吗?没有了一丝勇气,没有了哪怕一点,靠着自己拼出一条血路来的抉择!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一条狗啊!”周助如此猖狂的嘲讽道。

    但是对面的月光浪心,不但没有被周助落井下石的话语激怒,反而就连出鞘半寸的忍刀,都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就在周助以为,月光浪心要作点什么的时候,哐的一声脆响之下,他还真做出了点,差点让周助惊掉大牙的事。

    那声脆响,不是什么收刀后再出鞘的“浪旋”刀技反抗,反而是沉重的膝盖骨脆地之声。

    看着双膝弯曲下跪,头颅低伏下去的月光浪心。周助不但没有任何怜悯,反而一股怦然而升的怒火,直冲天灵盖。

    周助从没见过这样的人,仿似他活着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神谷真夜而活的附属品。

    从月光无名,到月光浪心,一家两代人居然都是这等窝囊废。羁绊与爱情,此毒之深甚至让周助突然产生了一种后怕感。

    这就是弱者的世界吗?没有系统的话,如果爱上了饭田草薰,那么自己怕是……也会活成这般模样吧?

    跪伏在地的月光浪心仿似没有任何个人荣辱之感,根本不在意周助此时是作何想法的他,肃声恳求道:“我的事与神谷真夜无关,请上忍不要牵连无辜。我承认,是我自己一直包藏祸心的要叛逃,准备日后袭杀三代火影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是悲哀到了极点啊!”看着这样的月光浪心,周助已经再产不生丝毫兴趣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不~这样的一个附属品,甚至连让周助拔刀的兴趣都没有,更何谈收为学员,去教习他一身本领?

    对于周助来说,学员的天赋异禀很重要,人品性格更重要。如此已被爱情羁绊茶毒成冢中枯骨,失了灵魂与意志之人,如何能引得起周助的兴趣?

    “看来,事先想好的打压完全没有必要了,不过是个废物而已,怕他报个屁的仇?连当白眼狼的资格都没有,这两人可以直接踢回给猿飞日斩处理了!”周助狂涌而起的怒火,终究还是栖止了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,对于这样的人,何必要发怒呢?烂泥扶不上墙的货而已,完全是两个世界里的人,何必为这等蝼蚁发怒?52文学

    月光浪心不肯拔刀一战时,周助还有理由为他辩解,甚至因三战时的经历,与他产生了一种共鸣。

    但是,随着月光浪心那一跪,周助发现那些想法,纯粹是他想多了而已。

    忌惮是人之常情,顾忌是重情重义。但那一跪,却是懦弱与无能。

    如此废物,周助懒得理他一句,此时就连看他一眼,都觉得是对自己眼睛的亵渎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周助直接转身,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时没有得到周助任何回应的月光浪心,眼看周助要走,却是伏地再次请求道,“还请上忍放过真夜,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着,见周助依然不回头,月光浪心作出了某种决断的颤音说道:“罪全在我,不劳上忍动手,今日我当自裁!”

    说着月光浪心拔出刀具,就要剖腹。这是要用命换啊,不需多言,自能明白其中的某种交易。说开了,反而更落人口舌。

    “嗯~”

    把人扔回去可以,弄死就有点不好交代了,所以周助的影分身不得不施展瞬身之术,手抓向月光浪心的刀刃,就要阻止。

    哪想惊变,就在这一刻发生!

    本来说着要自裁,刀刃冲向腹部,都已经要剖腹了的月光浪心。在周助近身之后,刀刃突然划出了一个十分诡异的角度,那种角度,堪比周助的周身剑势~逆流!

    而且,那速度极快,仿似经历过千万次的演练一般,在月光浪心的手中,熟稔无比。

    作势剖腹自杀的反击,谁没事能连上千万次,所以此中必定是加持了另一种手段。

    而刚才兑换过月光浪心一样的剑术传承的周助,也立时明白了这一刀,为何如此角度刁钻到无懈可击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这时的周助面对月光浪心筹谋许久的这一刀,不但没有惊慌与讶异,反而嘴角勾起了别样的神采。

    而月光浪心才不会在乎周助上忍,为何临死之际不想反击,嘴角却挂着诡异的微笑呢!

    “鲸落!!!”

    刀技之名在月光浪心的口中传出,伴随的是周助的影分身,出场到现在一招未发,便轰然被月光浪心的刀刃,分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嘭~”

    影分身碎裂后的烟尘,随声卷起。月光浪心在意识到这只是一具影分身后,才自以为理解了周助临死时的诡异笑容。

    如此,他更加不愿多做纠缠与逗留,直接在地上胡乱的一抓,抓住那张原来一直没有去接的情报纸条,目标明确的冲向雾霾下的森林里。

    死亡森林外,通过多重观水镜之术,看着奔逃的月光浪心,周助真身亦是邪笑一声道,“还不算没救吗?原来是在演我!”

    “现在~你是要去找神谷真夜了吗?果然你们二人之间,有锁定对方位置的小手段存在呢~”

    没错!月光浪心完全是在演周助,但由于恰巧的引出了,周助自身在三战时的经历,让他太入戏。所以周助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月光浪心从一开始,就没有放弃反抗的心。从那演的极为传神的收刀动作,再到跪地求饶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,一个圈套一个圈的将周助,引入到对月光浪心的看低心境里。

    看低了对手,自然就会给对方机会。而且,下忍袭杀上忍,哪怕只是个影分身,也决计不是能不靠计谋就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没看周助的上一个影分身,捉弄了有着精英中忍实力的鞍马八云多久吗?

    作为一个下忍,月光浪心的选择非常正确,而且结局也应征了他的选择很完美。

    更何况,那一技“鲸落”看着平平无奇,实际上在兑换出了这一刀技的周助眼中,他看的更明白。

    以当时他轻信了月光浪心的情况来说,就算是真身前去,估计也是个惨死鲸落刀下,不得不从彼岸时空中,再弄出个分裂体替代的结局。

    那一记斩击,完全超越了实力限制。那是真正的屠神之技!

    【鲸落:出云·浪心流究极奥义,熟练掌握出云·浪心流所有刀术传承,方能施展出的必杀一刀。刀出不退,一击必杀,无关实力,刹那对等,必死一人,非敌即我,无怨无悔。】

    此刀技,哪怕是周助兑换出来后,都多多少少存在着一种捡到宝了的惊讶感。

    学过雪村和坊的刀技后,周助一直感觉忍界所谓的大剑豪也不过就是那个样子。刀技很威,但比之忍者的手段,也就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但现在,见识到了真正纯靠一脉刀术,进阶到大剑豪之位的神谷出云剑道传承。周助才知道自己是对忍界的刀术,有多大的误解了。

    揉杂百家绝技的雪村和坊,虽然刀技众多,但却失了纯粹。而磨练自身刀技达到顶端的神谷出云,却可以仅靠一刀,成为大剑豪。

    这样的刀技,一脉刀术等于多重刀术结合,能不天然碾压出雪村和坊那些刀技好几节吗?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这个鲸落的详细信息后,周助更是不懂不感叹这样的刀技:“甚至已经可以当做忍者禁术来看了!”

    一击必杀,必死一人。这他喵是堪称因果律武器啊!虽说敌我各占一半,而且取决与谁在那一刻的交锋中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但是,强制把他周助这种六道级存在,拉入短短一刹那的公平生死对决中,就是对他这种六道级强者的不公平啊!

    无关实力,刹那对等。这短短八个字,蕴藏的则是此刀术的无敌效果。

    想赢?纯靠你能一刹那尽破此刀技。但再一想,周助影分身亲眼所见的,那记斩击的无懈可击之处。这种轨迹仿似演练了千万次的必杀刀技,怎么可能是人能轻易破解的?

    所谓的公平各占一半输赢,也不过是在那一刹那间,出刀者和敌人,谁更不怕死罢了!

    只要有一点犹豫,只要哪一方有一点留恋,就必将是死去的那一个!

    而更多数情况,应该是同归于尽吧?鲸落之名,果然霸道!




上一章 下一章 火影之培养系统txt